张汝伦:今天如何重新审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如何从风雷激荡的表象中揭示本质和规律,总体性地理解自身、面向未来?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不仅仅需要我们回到历史本身、同历史对话,更需要一种高屋建瓴的历史哲学的眼光。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是人类第一次自觉地把自己的历史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思考。在今天的语境中,我们如何重新审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它将带来怎样的启迪?为此,本刊特编发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哲学学院教授张汝伦近日在望道讲读会上以“世界历史与人类未来”为主题的讲演,以飨读者。

核心观点:《历史哲学》并不告诉你将来会怎么样,只是告诉你,你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暂时的,都是有局限的,我们每个人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

当今世界,历史哲学成为被日益冷落的哲学中,最被冷落者。但人类如果不愿意自己盲人瞎马走向毁灭的话,就不能离开对历史的反思。

黑格尔一生写了很多著作。《历史哲学》这本著作,比起他的《逻辑学》和《精神现象学》,读起来好像比较容易。

黑格尔会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伟大的人物,其实都是历史理性手里的工具,比如说像拿坡仑、亚历山大、凯撒大帝。当然,他们的行为是出于自己的野心和激情,但背后他们被世界历史精神所操控。

黑格尔也会说,人类的历史实际上是自由不断发展的过程,最初是少数人的自由,后来是多数人的自由,最后发展到现代德国,那是所有人的自由。这样以三段式来描写人类自由发展的三个阶段,很多中国人看一遍,就背住了。

表面上看,《历史哲学》很好懂,但后来很多人不再去读它,为什么?其一,在接受科学主义和实证主义洗礼的史学家来看,哲学黑格尔黑格尔《历史哲学》所谈的很多历史事实纯粹是胡扯。其二,黑格尔为了要论证他的逻辑思路,往往硬把很多鲜活的历史事实歪曲以后,塞进他的理论模式。克尔凯郭尔就曾说过,黑格尔是江湖骗子。因此许多人认为,如果你想要了解历史,最蠢的就是去看黑格尔的《历史哲学》。

但需要注意的是,历史哲学不是历史。哲学家和史学家在谈论历史的时候是不同的。从严格意义上讲,只有人有历史,动物没有历史。为什么?第一,人的行为是受明确的目的所支配。第二,实施某种行为后,人会回忆和记录,然后思考其中的意义和教训。这还是史学。而哲学呢?它要你在这个基础上,总体性地把握它,赋予我们人类的历史以意义。

在黑格尔看来,历史就是精神自我发展的一个历程,也是世界走向自我意识的过程。充分的自我意识就是自由意识,它是宇宙发展的顶点。自由不是任意妄为,而是按照理性的标准来行动。因此,历史就是我们理性的潜能逐渐实现为自由的过程。换而言之,历史是一个理性、自由的故事。

但是,历史系教授肯定会说“整个胡扯”“你不要说别的,历史哲学的指导思想根本无法在历史中得到证实”“历史怎么可能会是理性自由的过程呢?历史当中充满了偶然性和非理性的因素”。比如,施陶芬堡伯爵炸希特勒,哪晓得,希特勒就站在会议桌特别结实的橡木桌腿旁边,弹片和冲击波被桌子腿挡住了。否则,二战甚至于战后整个世界的历史要重新写。而且,历史到底是一个自由的过程还是奴役的过程,也不好说。如果说进步战胜了野蛮,那为什么历史充斥了野蛮把文明消灭的例子?

但是,黑格尔并非不知道历史的横暴和非理性。黑格尔从来就没有幻想过,历史是一个光明、美好的过程。但他认为,历史外在的非理性,不能够否定它内在的理性目标。相反,历史中的非理性,对于实现宇宙理性的最终目标是必要的,世界精神就是狡猾地利用了世界历史个人的非理性动机,实现它的理性目标。一切历史的偶然性最终在必然理性中得到解释。

在黑格尔那里,不是任何发生的事情都能够叫做历史。他指出,“历史”这个词即意味着发生的事情,也意味着对历史发生的事情的叙述和记录,因为在德文当中,“发生”和“历史”这两个字的发音和词形很接近。利用这两个词形,黑格尔说,叙述和发生,历史的书写和现实的历史事件,是同时出现的,他们一起从共同的源头浮现出来。

所以,历史的变化和活动,是人类自我记录、自我叙述、自我解释的活动。它是人类自觉的活动。因此,历史本身不像我们通常认为的,发生的事情都叫作历史。被我们有意识的,记录下来的事情才叫历史。

美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在《历史哲学》英译本的序中指出,《历史哲学》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和中心,是一部有着最深刻影响的著作,黑格尔始终将思想和历史视为同一个过程,他自己的哲学就是历史的产物,我们必须历史地理解。离开了历史的语境,黑格尔哲学及其意义无法得到真正的理解。

黑格尔生活在近代西方支配世界的时代,地理大发现、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这些划时代的人类历史事件,不但使得西方民族成为第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民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monitorplace.com/,赫格尔也使得西方人的历史意识有了空前的发展。世界史的概念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

德国哲学家勒维特说过,黑格尔的整个体系基本上是用历史术语思考出来的。在他之前没有别的哲学这么做。在黑格尔之前,还没有一个哲学家,像黑格尔那样,试图全面把握历史的性质。在某种意义上,是人类第一次自觉地把自己的历史,作为一个整体来加以思考。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和历史意识也称道不已。

尽管他甚至被人指责为历史实证主义,但他绝不是要描述具体的实证过程,因为历史从来就不是事件的客观记录,而是人类理解自己的努力和给予自身行为和意义的活动。而历史哲学或者人类对历史的哲学思考,是人类对自身活动及其发展的反思,这种反思为了从整体上把握人类历史活动。黑格尔最重要的贡献,恰恰就在于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面理解人类历史的构架。黑格尔没有故意歪曲事实来证明他的辩证法,而是以辩证思维的方式来反思人类历史。

虽然历史隐含着自身的规律和逻辑,但这种规律和逻辑,恰恰是通过历史的偶然性起作用。因此,黑格尔并不比任何其他历史哲学家、历史思想家,更轻视偶然性在历史中的作用。但是重视偶然性并不是将历史描述为一幅众声喧哗、杂乱无章的画面,而是要从总体上把握历史的内在原因和过程。这不仅不能以牺牲偶然性达到,而是必须通过理解偶然性来达到。

虽然黑格尔认为,历史是一个理性的过程,但绝不是说它是一马平川的坦途,是理性凯歌行进的记录,相反它是一个充满斗争的过程。因为作为历史的主体和理性的代理人,人是自由的,但自由作为人的本质,不是先天具有的权利和性质,而是需要通过斗争和克服障碍而得到,这些障碍就是人活动的产物。所以黑格尔说,精神是在和自己斗争,把自己作为最难对付的障碍来克服。

世界精神通过所谓的世界历史民族,创造一种生活样式,来实行各个阶段的目的。一旦这个民族的潜能在创造某种生活样式中全部实现后,它的历史作用就结束了。同时,创造的结果就变成了桎梏,变成了导致该民族最后灭亡的毒药。这就是说,历史发展的任何一个阶段,都包含自身毁灭的种子,都要否定他自己。这个自身毁灭的种子不是别的,就是这个阶段的创造性原则。人要克服的障碍,不是令人厌恶的东西,而恰恰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在黑格尔看来,人类的历史,其实也就是人类异化的历史。人类被他们自身所创造的文明所制约,被眼前的创造物所转移,忘记自己的长远目标,以为自由已经获得,所有的文明都是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来理解世界的,总觉得自己的观点就是绝对真理。

我年轻的时候,也总认为自己的观点都是对的。就像现在的00后,认为世界就是他们理解的那样。但我跟00后讲,不用多久,你们也会和我们一样。年轻人总会认为,前面的人都是白活了,只有自己眼里的世界才是人间正道。

文明也是这样,每一个时代、每个文明,在它当令的时候,都认为自己代表了绝对真理。人类总是试图使一个已经确立的文化,永世长存。他们没有想到,后人看今人,就像我们看古人一样,有的时候会觉得,你们怎么能那么幼稚,你们怎么能那样想?文明永远是这样,而黑格尔指出这一点。

黑格尔会说,当人们这么做,就是忘记了历史,忘记了人本身的历史性。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要走向死亡,每个人只能活这么多年。将来的无数个人,他们当然也有他们的认识和历史性。如果人类意识不到这一点,人类的历史将与其真正的长远利益相疏远。

《历史哲学》并不告诉你将来会怎么样,只是告诉你,你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暂时的,都是有局限的,我们每个人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就像印度的寓言《盲人摸象》一样,我们摸到的不是大象的全部,我们摸到的只是大象的一部分。

当今世界,历史哲学,更不要说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成为被日益冷落的哲学中,最被冷落者。但人类如果不愿意自己盲人瞎马走向毁灭的话,就不能离开对历史的反思。

这就是黑格尔特有的深刻之处。尽管他也想叙述精神发展的圆满,但他天才的敏感,总使得它的叙述含有另类的因素,黑格尔哲学的魅力也在这里。

这是3月13日在海南临高县新盈镇新市水库拍摄的鹭鸟。近期,成群的鹭鸟在海南临高县新盈镇的湿地和红树林觅食、飞翔、嬉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近期,成群的鹭鸟在海南临高县新盈镇的湿地和红树林觅食、飞翔、嬉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3月13日,村民在贵州省雷山县丹江镇大坳山有机茶基地展示收获的春茶。近日,随着气温回升,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的春茶陆续进入采摘期。当地各大茶场开始采摘和赶制第一批春茶,供应市场。

这是3月13日拍摄的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磁州水墨园项目施工现场(无人机照片)。近日,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积极推动重点项目复工复产。近日,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河北省邯郸市磁县积极推动重点项目复工复产。

这是汝阳县内埠镇内埠村招聘会现场(3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郝源 摄3月13日,在汝阳县内埠镇内埠村招聘会现场,工作人员向村民介绍企业用工情况。

3月12日,在秘鲁利马,一名男子在超市准备采购囤积卫生纸。新华社发这张由秘鲁卫生部提供的照片显示的是3月12日,在秘鲁卡亚俄,医务人员在机场检测旅客的体温。

这是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基塘农业保护区里生长的桑葚(3月11日摄)。 新华社记者 邓华 摄千年桑基鱼塘重回珠三角这是3月11日拍摄的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基塘农业保护区(无人机照片)。

3月13日,消防人员抽查建筑工地的消防器材质量。当日,上海市长宁区消防救援支队联合市场监督管理等部门,深入辖区建筑工地和部分重点企业单位,开展查处销售假冒伪劣消防产品以及检查消防器材配备整治工作,从源头上严把消防产品质量关,消除火灾隐患。

3月13日,苏尼特右旗森林公安局民警给狍子喂食。近年来,为保护当地野生动物资源,维护草原生态环境,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森林公安局不断加大巡防力度,及时救助受伤的野生动物。

3月13日,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戴口罩的旅客到达2E航站楼。法国卫生部长韦朗13日表示,法国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85例,累计确诊病例3661例,死亡病例达到79例,比前一日增加18例。

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

3月13日,苏尼特右旗森林公安局民警给狍子喂食。近年来,为保护当地野生动物资源,维护草原生态环境,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森林公安局不断加大巡防力度,及时救助受伤的野生动物。

这是2019年3月1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举行联合记者会时握手。2020年3月13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本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

3月13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一名女子拖着行李走过斗兽场。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13日说,截至当地时间当天18时,意大利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17660例。

3月13日,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戴口罩的旅客到达2E航站楼。法国卫生部长韦朗13日表示,法国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85例,累计确诊病例3661例,死亡病例达到79例,比前一日增加18例。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在华盛顿白宫的记者会上讲话。此举旨在让美国联邦政府全力投入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中。此举旨在让美国联邦政府全力投入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中。

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3月13日,中国医疗物资在比利时列日机场等待卸货。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现实基础

在处理青年马克思与黑格尔关系问题时,赫格尔有许多人将马克思放在比黑格尔低的位置上,认为马克思没有准确把握黑格尔社会政治哲学概念。但当我们考察《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会发现,马克思并非不理解黑格尔国家、政治国家、市民社会等概念的内涵,只是他发现这些概念自身是矛盾的,而概念矛盾的根据不在概念之中,而是在矛盾的现实中,在现实的矛盾中。因此,马克思认识到,批判的对象不是概念而是现实,而批判的出发点与落脚点之所以是“社会”,也是因为“社会”为现实矛盾的解决准备了条件。

在马克思看来,黑格尔对国家与市民社会关系的处理仅仅停留在概念层面,这首先表现在黑格尔的“国家”与“政治国家”的虚假对立。在黑格尔法哲学中,国家与市民社会并非对立二元,和政治国家一样,市民社会也只是国家的内在环节。黑格尔强调,“国家”和“政治国家”的差别更带有根本性,国家是伦理生活的总体,而政治国家则是指国家制度,政治国家与市民社会之间才存在对立,政治国家凌驾于市民社会之上。马克思很清楚黑格尔对国家与政治国家的区分,但在他看来,这一区分并不成立:现实中,黑格尔的国家就是政治国家,政治国家又更进一步可以化约为王权。黑格尔的王权是指自然的个别性,由于其自然性,它在逻辑上就无法上升为“具体的个别性”,后者能将普遍性统一于自身之中,这也就意味着封建王权不可能整合进现代国家。其实几乎所有黑格尔派都认识到黑格尔这一区分的无效:黑格尔顺水推舟地就把黑格尔的王权说成是普鲁士政治神学主张的绝对王权;黑格尔中派、黑格尔对黑格尔的国家概念也还抱有幻想,只是希望对它做一些修修补补,让它能区别于政治国家。马克思则放弃了幻想:根本问题不是市民社会与政治国家的对立,而是市民社会与国家本身的对立。或者说,是市民社会与其他一切环节的对立,造成对立的根源也不在国家中,而是在市民社会内部的矛盾中。

与黑格尔借助国家概念从外部消解市民社会内在矛盾的做法不同,有些西方学者希望在黑格尔的市民社会概念内部找到消除矛盾的力量,幻想由此实现国家与市民社会的统一。这些人树立起一个假靶子,甚至虚构了一个市场主义的黑格尔形象,对这个黑格尔来说,市场能够消解市民社会中所有矛盾,市民社会中只有“相互依赖”而没有“相互斗争”,“相互依赖”消除了“相互斗争”。哲学黑格尔当然,就是黑格尔本人也没有走得更远,他还幻想用“司法”以及“警察和同业公会”这些市民社会的内部概念环节来消解“相互斗争”与“相互依赖”的对立。黑格尔没有也不愿意去探讨的,是市民社会中出现“相互斗争”与“相互依赖”这双重规定的根源到底是什么,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市民社会的内在矛盾。

马克思指出,市民社会的内在矛盾就是现实的私有财产。对黑格尔来说,国家概念是私有财产的基础,私有财产的矛盾在国家中也能被扬弃;但在马克思看来,国家的根基反倒是在私有财产中,因为国家及其与市民社会的对立统一关系都是建立在私有财产上的,建立在私有财产自身的矛盾上的。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私有财产的矛盾表现为“地产”与“一般性的私有财产”的对立。对“地产”与“一般性的私有财产”的矛盾,国外有一种常见的解释,认为“国家决定市民社会”命题中的市民社会、私有财产指的是“一般性的私有财产”,而“私有财产决定政治国家”命题中的“私有财产”则仅仅是指“封建地产”。这种解释更进一步指出:“一般性的私有财产”如黑格尔所言具有“社会性”,它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中介;马克思的独特之处只是指出,只有在封建社会中,作为“地产”的私有财产才会像王权一样凌驾于社会总体之上,体现出一种“非社会性”。这种解释看到了私有财产的“社会性”与“非社会性”之间的概念区别,但它却没有注意到更重要的方面,即“社会性”与“非社会性”之间的现实联系,这才是马克思的私有财产理论超越黑格尔之处。马克思指出,地产“是私有财产的已经得到实现的本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monitorplace.com/,赫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