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漫水】超人VS达克赛德这首光与暗的赞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hemonitorplace.com/,赫格尔

在超人多如星海的大敌之中,没人如达克赛德这般对力量的饥渴,毁灭性的力量,以及压迫感,这个来自于地狱般天启星的暴君!

达克赛德对于征服与奴役所有存在的渴望没有尽头——作为宇宙中最危险的恶棍之一,他肆无忌惮的使用自己的力量与恐惧把自己的意志降临到他所有遭遇的人之上,他神般的力量几乎没有人能与其匹敌——除了那名钢铁之躯。

有一场战争是如此激烈,如此终结,曾经繁荣的世界在第一次浩劫时被撕裂,一个宇宙的末世现在仍旧回荡在造物的角落里。但是自然讨厌空寂,因此一生为二。二者相互环绕,黑暗与光明,燃烧的天启星与绿意长春的新创世星填补了虚空,而生存于上面的二者新神命中注定的必将为敌。

直到天启星迎来了达克赛德,恶意的化身,无情的暴君,要求所有子民都坚定不移的热爱以及卑劣的恐惧的侍奉于他。而当有人愚蠢到蔑视达克赛德时,他便会面对欧米茄之力,一种力量可以找出并且惩罚任何藏于暗处的佞臣,字面意义上的。

但全面战争如之前版威胁两个世界存在时,达克赛德与天父定下了个脆弱的条约,为确保暂定的停战,他们交换了他们的儿子,达克赛德给予了天父他的子嗣奥利安,让天父将其抚养,而新创世星的王子则被达克赛德遣送到天启星的孤儿院。

然而达克赛德并没有料到——或者关心——他的长子有一天会打开他那勉强压制的狂暴一面去对抗他父亲不可估计的邪恶。当然,其他的儿子要更贴近于达克赛德的期望——残暴的kalibak,征服者grayven肆虐在宇宙中。

当与新创世星的战争再次开始时,二者陷入僵局,达克赛德把他的视野转向其他世界。在遥远的地球,达克赛德相信在这里他可能可以找到“反生命方程式”一种可以奴役所有自由意志,以此来控制这个宇宙所有意识存在。

当地球的英雄们——或者说是更加年轻的神更为恰当——总是拒绝达克赛德的奖品。

随后,这个天启星的恐怖之主在地球上掀起了一场战争,让人民对抗他们的英雄。屠杀曾经不朽的亚马逊人,并计划腐朽无邪的灵魂,为他在地球扎根的邪恶计划做准备。

地球的保卫者成为了他恶毒诡计——控制不仅仅是我们所知宇宙,更是要奴役所有时空中存在的棋子。

无出其右的强大,但是达克赛德更加喜欢不弄脏自己的手,除非被触怒。他的双目可以发射出可怕的欧米茄射线,一种射线可以分解,传送,复苏一切皆由这名恐惧之主的意愿。

总之就是达叔安排了自己的部下在地球上洗脑群众,散播反英雄情绪,让人民对抗他们的英雄,这篇漫画一开始路易斯采访的便是那个洗脑散播反英雄情绪的人,因为与主线无关所以就不细说了。

开篇,便是大超以克拉克的身份在狂奔,并说道所有人都离我远点,求求你们了,靠太近的话,我没法保证你们的安全。有人认出了克拉克,在疑惑为什么克拉克如此反常时,便看到了尾随在大超身后的欧米茄射线。路人纷纷表示如果有一个激光在追逐他,那么超人在那里?平常总是看到克拉克在报道超人,我还以为他们是好朋友了。大超心理吐槽道事实上比好朋友的关系更深,我就是超人。但这里有两个重要原因我没法使用这个身份,首先就是总统的禁止超级英雄的政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论这个激光是什么,它很明确是冲着克拉克来的,现在就这样不知底细的暴露身份是不明智的。同时大超感觉这个射线就是在玩我,它随时可以击中我(克拉克的身份下)。最终,大超不得不钻入下水道,在过程中千钧一发的躲过了欧米茄射线,同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衣服在被射线穿过后并没有损坏,因此大超推断出这并不是一种致命的射线,但是也有可能是专门锁定了我的原子结构,但是这也就表明不论幕后黑手是谁,他显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在如此思考时,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因此被欧米茄射线击中。

虽然在看到达叔以及陌客在这里后大超感到惊讶,但是还是决定先装个傻,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便开始说道自己是星球日报的记者,我要求知道我是在那里,以及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达叔被触怒后一把抓起大超,并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欧米茄射线没把超人带来而是把你带来,但是记住一件事:你现在在天启星,而在这里达克赛德最微小的一句话也是绝对的铁律。大超一边惊讶于达叔的速度快到连自己都没看清,不过大超还是决定先用克拉克的身份观察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最终陌客过来解围道这个人与你的计划无关,你向他倾泻愤怒也无济于事,把他送回地球去。不过达叔说道你说你只不过是个观察者,但是在这个事件中你已经有太多的意见,也许是时候测试下你的中立了。随后便把大超扔出去。

大超掉出去后发现陌客没有跟来,因为陌客知道大超的身份,所以可以轻易的生存这种伤害,他是想迷惑达叔我不在这里,好让我干涉达叔的计划,同时大超也开始仔细斟酌那个所谓的计划会不会与地球上的反英雄热潮有关。

总而言之,大超摔入了平民窟,一群贫民过来抢大超的东西,大超轻易将其甩飞,当然大超也在思考加入他们也不是个坏主意,知道他弄清楚情况,他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隐蔽。同时大超也并不担心他们会先达叔告密,因为达叔本质上是靠恐惧统治天启星,对于他们来说,光是接近达叔就是绝对的恐惧。随后大超开始回忆起天启星与新创世星的历史,因为之前说过了就不再重复。

大超此时用自己的超级视力扫描临近的空间,天启星附近此时只有小行星带,因此大超推测新创世星已经毁灭,同时也担心上面的新神,就在此时大超便看见了类魔在搜查什么,大超推测为是自己,因此谨慎为上大超便快速把自己打扮成贫民的一员,不过虽然他希望自己可以把自己弄脏显的更有说服力,但是自己保护衣服的立场同样也会自动清洁自己的身体,所以便没做这种无用功。准备潜行时,大超发现他前面有一场似乎是暴乱的情景。

那个女人趁乱逃了出去,虽然惊讶于大超的力量之余,可是又开始心里想到这是不是“计划”的一部分,不过不论如何,自己保住了性命是最重要的,否则我建立的一切都要因此瓦解。

而守卫很显然不想浪费自己的军队跟大超打,因此便叫来了更加有效的pacifier来对抗大超,pacifier一开始以原子火焰对抗大超,大超表示这招最好不要硬抗,因此躲过了这一击,并打算让其失去平衡,但是随后pacifier反手就是一拳,并表示虽然你很不错,但是却无法与我相提并论,大超一边赞赏其能力,同时被可以毁灭一支突击中队的建筑给压倒。

然而就在pacifier得意之际,大超毫发无损的打了过来,这回轮到pacifier惊讶不已,认真的大超此时随手手撕了pacifier的盔甲,可是因为这个盔甲本来就屏蔽了大超的X视线,面对其最后的突袭大超没有过来,而pacifier的本体是一种精神寄生虫,入侵了大超的神经系统,大超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最终被pacifier拖人了天启星的火焰坑。

在火炕里,有个拾荒者在这里捡取残留的杂物,一边抱怨达叔的统治,就在这时他吊上了大超,惊讶道之前只有新神奥利安才在其中幸存过,同时打算借此机会让自己有一条出路,因此便把大超带到街上宣传自己找到了一个在火焰坑里的幸存者。

这个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一些人猜测他是新神的一员,但是也有异议,还有一些人则惊讶道那个火炕可以烧毁一切血肉,那热度甚至可以摧毁灵魂。而有人则去告诉一个叫奇典(amazing grace)的人,奇典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却只是表示我已经听说了并且知道事实了,现在让我一个人思索下。

但是随后,一堆人纷纷表示不信这种鬼话,那个拾荒者被逼急后直接火烧大超的手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此时大超被疼醒了,更惊讶的是大超手此时居然可以被火焰烧伤,达克赛德和超人最终看到此场景的群众纷纷表示你们在敷我们,把你们都扔到火炕里弄死。

就在此时奇典出面阻止了这场闹剧,并开始说服群众大超就是他们一直在等的救世主,群众仍旧表示不信,他肯定会出卖我们,或者达叔会过来惩罚我们,随后奇典一边说道他不是达叔那边的,一边又说道那个拾荒者说的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拾荒者虽然正在疑惑道为什么这个女巫在撒谎,她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吗?然而此时奇典却看向拾荒者,而拾荒者仿佛着了魔一般对奇典连连点头称是,最终人群居然在奇典的言语下开始相信大超就是他们一直在等的救世主。

随后被攻击的所有人都叫大超你这个救世主干净做点什么,大超于是就硬上了,但是此时大超的大脑是如此迷糊,甚至很难有个清晰的思绪,但是他仍旧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随后,便灵敏的抓住了一个类魔,并一石二鸟顺势击败了另一个类魔,同时听到后方武器上膛的声音,并灵敏躲过,同时内心吐槽道在天上我的头脑好像更清醒一点,虽然还是搞不清楚状况。同时又秒杀了一个类魔,在要对付另外一个类魔之余,被另一个从后面偷袭,并两面夹击,但是又反手以技巧让二者相互攻击对方击败他们,但是即便如此他的头脑还是如同迷雾一般不清晰。随后其他人在见到大超真的是如此轻易的击败类魔时,更加坚信大超是救世主这个说法

另一边,贫民们开始庆祝他们的胜利,并对革命充满信心。而大超则还是表示自己的头脑仍旧是一片浆糊,根本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奇典则说道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你还能理解就是奇迹了,随后便吩咐道给大超换上另一套更适合战♂士的服装,同时说道很快你将会和我一起统治天启星,大超此时模糊的头脑根本没办法抵御奇典的言语。

贫民这边,他们开始售卖各种大超周边,而有个人则开始把达叔的石象给刻成大超的(不得不说这个雕刻的真心dio,在类魔巡视之前就把大超的头像刻好了。。。。)

最终,在欢庆的呼喊声中,奇典走了出来,并凝视着成百上千焦急等着她下一句话的人。

“我的HUNGER DOGS(这些贫民的扯呼)。。。胜利近在眼前,这是天启星动荡的时期。可怕的时期。但是经历过这一切,你们的心中仍旧燃烧着希望。那个希望是有一天救世主到来,并走向自由”

“你们对于自由的希望已经长存在你们心中。没错,这是你们在经历过无数苦难之后坚持到今天的动力。有一个救世主出现并领导你们对抗达克赛德”

“你领导他们走向他们渴望的道路,而在终点,他们只找到痛苦与折磨。那些幸存者——如果还有的话——将会告诉那些剩余的HUNGER DOGS。希望的火焰将会再次熄灭。你确实侍奉我很好,儿子”

光线与奥利安一同前行,但是他发现奥利安心不在焉,因此便开始催促奥利安,奥利安则说道你行动的太快,敌人必将等待我们到来。光线不解道为什么这么委婉,我们来这里完成天父的任务,你的战士之魂在这时那去了。奥利安则说道你在我身上看到了软弱,光线?你过去才是常常对我说放下战争,学会微笑。现在你却责备我不快点投入战争中。光线说道我仍旧没改变看法,奥利安,但是天父催促我们,仿佛所有的新创世星都指望我们行动的迅速。奥利安则说道新创世星?看看你周围这些碎石,这就是你曾经诞生的地方。光线则说道没错,但是一个世界不仅仅是岩石与土地,新创世星或许消失了,但是他的子民活了下来,而新创世星的高尚灵魂也将由他们延续。奥利安最终说道也许吧,你的心中总是充满着比我更多的光明,你的血液总是歌颂着每一天。但是我的心只有在听到战斗的号角声时才加速,而这个号角声我在过去听到过太多次了,光线则说道你有着沉重的负担,奥利安?远远超过其他新创世星的神所承受的。最终他们到达了天启星,并开始了他们远超与其他任务重要性的使命——拯救一个陨落的英雄

大超这边慈祥奶奶在不断的让大超加重突破极限,并且说道不要质疑慈祥奶奶,奶奶是不会害她最喜爱最闪亮的学生,你可不仅仅是一个暴徒,你是达克赛德之子!另一边,奇典则在疑惑这是个名字的选择吗?失忆在让超人转向我们这边时同时也削弱了他的力量,达叔则说道而奶奶会恢复他的力量,或者你是在质疑你的主人吗?奇典则马上惊慌失措的否认,达叔说道你是个多么可悲的生物,让我想起了你的哥哥,荣耀的godfrey,***控他人的能力并没有他那么强大。随后奇典胆颤的问达叔我的表现让您失望了吗。达叔否认道,你在你的那部分做的很好,同时开始解释道之前就布置了你的哥哥去地球上扭曲人们的想法,以此来毁掉那些英雄的传奇,而当我把超人带到这里时,本身想测试他那被吹嘘的勇气,但是他来到这里时穿着伪装,而我也被魅影陌客观察着,所有我将计就计假装不知道超人的真实身份。借此乘机测试魅影陌客自己所称的在这场诸神游戏之间的中立,把超人扔进贫民窟。奇典接话道因此你就把我给抓起来,以我来当诱饵来迫使超人营救我。我承认,达克赛德大人,我对你把我的生命置于你临时变卦计划感到恐惧。达叔说道你是多么没有信念,孩子。我把你安排在那些贫贱的人之中激荡他们的心智,以此来在适当的时候捏碎他们,作为我力量的警示。奇典接话道所以你看见超人是个可以安置在您计划里的一个棋子。达叔回道没错,在火焰坑扰乱了他的记忆时,以及其能力时。奇典却又插话道即使他没有这些力量,他也有着圣洁的灵魂,达克赛德陛下。他短暂领导的反叛者轻而易举的粉碎了你的军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