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介绍一下《蝙蝠侠》小丑的来历和经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小丑(英语:Joker)是一名由比尔·芬格、鲍勃·凯恩和杰瑞·罗宾逊创作的虚构超级恶棍,首次出现在由DC漫画出版的漫画《蝙蝠侠》(1940年4月25日)的首期,被认为是史上第一位漫画超级反派。

但是后期鲍勃·凯恩与杰瑞·罗宾逊针对于创作过程有着不同的描述,二者各执一词,凯恩和罗宾逊均声称对小丑的设计做出了主要贡献,同时承认了芬格的写作贡献。

小丑最初计划在他出场后就被杀,之后因编辑的干预而幸免于难,此后这个角色在漫画中逐渐成长成为蝙蝠侠的宿敌。

在小丑初出场的时他被描绘成一名具有歪曲,虐待狂式的幽默感的精神病患者与高超的罪犯。小丑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因漫画审议局的规定而变成了搞笑的恶作剧型反派,之后在70年代初期回归他的黑色起源。

作为蝙蝠侠的宿敌,小丑创造了超级英雄故事分水岭的一部分,其中包括谋杀了杰森·托德(第二任罗宾)以及枪击芭芭拉·戈登以至她瘫痪。

对于其真实身份,正统故事线从未给过明确的答案,不过英国作家艾伦·摩尔所著的单集漫画《蝙蝠侠:致命玩笑》中提到,小丑(本名杰克2019年电影改名为亚瑟)原本是一个喜剧演员,虽然他相当坚信自己有天分,但是表演却不尽如人意,而他深爱的太太已经怀了孕,为此小丑不得不铤而走险接受黑帮的委托,假扮成盗匪红头罩前往他曾经在附近工作过的化学工厂行窃,然而就在小丑答应之后,警方却通知他:他的妻子和他未出世的孩子,已经在一场电瓶走火的意外中死亡。

但在黑帮分子的威逼利诱之下小丑仍然参加了行窃行动。当他们到达化学工厂时,工厂的警备配置已跟当时有所不同,蝙蝠侠也随后赶到制伏了其他抢匪,因为戴着红头罩的面具而被蝙蝠侠追击的小丑,在过于恐惧的情况下跌下了废弃的化学药池之中,再出来时,已变得面色惨白,嘴唇血红,头发也变成绿色。

在一天内受到妻子过世和毁容的双重打击之下,他彻底的改变了,成为了蝙蝠侠的宿敌:小丑。小丑因为与蝙蝠侠在性格和外观上处于对立面,成为了蝙蝠侠完美的对手。小丑不具备超能力,但他拥有远超常人的智慧以及难以捉摸的思维。而且利用他在化学工程方面的专长来开发有毒或致命的混合物利用各种主题的道具来犯罪,包括剃须刀、弹珠、总是弹出一些不可预料的、非常可怕而致命的东西的玩偶盒以及能炸平一座楼的雪茄炸弹。

他的领口中还有一种喷硫酸的花形武器(酸喷花),双手手套中还能释放高压电流。他最标志性的武器还是笑气,这种气体能致使他的目标失控而大笑不止直至死亡。

小丑有时会与其他高谭市的超级恶棍一起工作,例如企鹅人和双面,偶尔还会参与像不义联盟和毁灭联盟这样的组织,但由于小丑想要的是肆无忌惮的混乱,这些关系一般都以破裂告终。

20世纪90年代小丑的心理医生哈琳·奎泽尔对他产生了感情,在帮助小丑越狱后改名哈莉·奎茵因并成为他的助手。

虽然他的主要对手是蝙蝠侠,但小丑也曾与其他英雄交手过,包括超人和神奇女侠。

2011年DC通过大事件闪点重启了DC漫画宇宙并重开了出版线,所有出版物都从第一期开始重新连载。新52侦探漫画第一期中小丑出场并被手术去除脸皮,新52蝙蝠侠第一期中则出现了由夜翼假扮小丑与蝙蝠侠共同处理了阿卡姆的暴动。

小丑在新52中第一个主线年的编剧斯科特·斯奈德和画师格雷戈·卡普洛创作的蝙蝠家族大事件《灭族之灾》。

这个故事探讨了小丑和蝙蝠侠之间的共生关系,并且认为这个事件破坏了蝙蝠侠和他的蝙蝠家族之间的信任。卡普洛的小丑外观设计以一种高实用性但凌乱的外观取代了他的传统服装,以表达了这个角色的转变;他的脸皮被重新绑上了皮带作为面具戴在脸上展示他人性的剥离。在之后的《零年》故事中重新描写了红头罩的故事。

小丑的脸在斯奈德和卡普洛的《终局》,即《灭族之灾》的后续故事中得到了恢复。在《终局》中小丑终于对蝙蝠侠彻底失望,他决意终结两人间失去乐趣的关系,于是小丑历史上最为庞大的计划开始了。

在新52结尾的达克赛德战争中蝙蝠侠通过莫比乌斯椅得知了小丑有三个身份,之后马上迎来了DC宇宙重生至今暂未提及此设定。在斯科特·斯奈德的笔下,小丑背景更加的扑朔迷离行为也更加的疯狂、脱离人性对蝙蝠侠的执念也更深了,但也被认为过于全知全能甚至有些近乎于神了。

DC宇宙重生中在2017年由汤姆·金创作的《笑迷大战》故事讲述了小丑与谜语人在蝙蝠侠出道早期的故事,双方在哥谭划分地盘大战把所有哥谭的反派及蝙蝠侠都卷入其中。之后在2017的DC大事件黑暗之夜金属中小丑与蝙蝠侠合作对抗了狂笑之蝠。

至于新出现的小丑则是冒充的二代罗宾,冒充小丑仅仅是为了向曾经杀死他的小丑复仇,身份《决战红帽火魔》之后亦正亦邪

展开全部与魔鬼搏斗的人得千万小心自己在搏斗中也变成魔鬼。当你往深渊里看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高登市的警察向来不喜欢我,他们觉得我滥用私刑、好出风头、破坏公物以及妨碍执法,连忠心耿耿的老管家阿尔弗雷德都说过我一手创造了一个怪物。可是,他们需要我。

高登来了个叫“小丑”的家伙,嚣张猖狂,带着一帮喽啰四处打劫银行、杀人放火。我最先在电视里见到了他,脸上胡乱涂着白油彩,画着黑眼圈,脏兮兮的绿头发,牙齿焦黄,喜欢伸出舌头打转,看上去疯疯癫癫。大概是因为自己嘴角有疤,“小丑”也喜欢割人的嘴,最要命的是,他喜欢抛头露面。惊恐万分的高登人纷纷惶惶不可终日。

戈登警官告诉我,这人是个疯子,他藐视一切,没有任何道德规范可言,人们都把他看作,但他比更可怕,甚至把抢来的钱都当木头烧了。我多年对罪犯心理的了解,对“小丑”完全不起作用。说实话,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以前跟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个家伙偷了一批价值连城的珠宝,多年后,有人在路边看到一个小孩拿着一个桔子大小的红宝石在玩耍,显然,那家伙偷了这些东西后,就把它们扔掉了。“小丑”和这人一样,作恶仅仅是为了取乐。在阿尔弗雷德的那个故事里,珠宝的失主发现了那个人的踪迹,但他躲进了森林,于是失主点着了整个森林,最后在烧焦的土地上找到了那个“人”。

当“小丑”和高登黑帮老大马洛尼、亚洲黑社会大佬刘结盟,煽动手下们都打着旗号、用一个比一个更极端的方式蜂拥向我挑战时,我只有更猛烈地还击,甚至有点儿疯狂。没想到,这正中了“小丑”的圈套,他玩得很妙,不仅用火箭炮炸掉了我的蝙蝠车,也让高登人开始觉得我带来的祸害不比他带来的少,地区检察官哈维·登特的话就很具代表性:“(蝙蝠侠)要么像英雄一样死去,要么活着成为公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开始觉得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阿尔弗雷德和福克斯都是我的得手助力,但能帮我的人,似乎只有哈维·登特。我一度把哈维当成是自己人和搭档,他被高登人称为“光明骑士”(The White Knight),风度翩翩、聪明、正直、勇敢而且嫉恶如仇,是完全可以信赖的人,他如果能当上市议员或是市长,不仅会是高登也是我的希望之星。高登市需要一个不用躲躲藏藏、能鼓舞公众的英雄偶像。一个不用戴面具的犯罪克星。我不想一辈子都当超级英雄和义务警察,尽管瑞秋喜欢哈维,我也嫉妒他,但我仍会帮他,只有帮他我才可能脱下蝙蝠衣。瑞秋说过,只有高登不再需要我时,我们俩才有可能在一起……

哈维出事的时候,我很想救他,因为救他就等于救我自己,但我没想到他能活下来,而且还成了比“小丑”更可怕的“双面人”……

■刚开始时,我对拍摄《黑骑士》一点儿想法也没有,因为《蝙蝠侠:侠影之谜》里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地炮制大场面了,甚至都觉得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大的制作了。《黑骑士》我们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延伸和扩展《侠影之谜》创造的世界,《帝国反击战》和《教父2》在这点上做得很好,所以我们尽量仿效这些经典前作来达到野心,用IMAX超银幕胶片来拍摄就是方法之一。

■《黑骑士》的首要拍摄信条是:严肃的现实主义。角色从造型和心理都要更向常人靠拢,尽量实景拍摄,动作场面能不用电脑特效就不用。漫画电影最为人诟病的地方之一就是角色过于脸谱化,而我希望《黑骑士》能够向《盗火线》看齐,让反角也同样富有魅力和人性,即使复杂也会很可信。相信这样可以争取更多并非漫画迷的观众。

■对我而言,蝙蝠侠最令人着迷之处,是他所处的道德困境——为了正义,他不得不使用极端暴力,但又受困于自己不可动摇的法则。《黑骑士》会出现一个更成熟的蝙蝠侠,我们将着重描写他如何从一个主动负起重任的超级英雄转变为一个备受误解和束缚的愤怒之人。

■“小丑”是一个极端无政府主义的怪物,集施虐狂和受虐狂于一身,丧心病狂毫无人性可言,但在片中我们没有解释他的来历和过去,因为这样他会就像《大白鲨》里的那条鲨鱼一样,变得更神秘、更令人无法捉摸。如果你把吃人博士汉尼拔的来龙去脉都一一讲明的话,我想那一定非常无趣。这招适用于英雄人物,但不适合反派。

■“小丑”还不是《黑骑士》里最具威胁和危害性的反派,真正的一号反派是哈维·登特。在片中,本来前途大好的他失去了一切,因此归罪于那些没有帮助他的人,尤其对蝙蝠侠充满了愤怒和怨恨。哈维·登特的故事是一个精彩的悲剧,甚至可以说是《黑骑士》情节的主心骨。

■是当今电影无法回避的主题之一,在《黑骑士》里加入这一严肃主题,可以令观众有更多对现实的联想、更加投入,问题是,你得做得非常巧妙自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